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120】琴棋书画vs擒骑输话


    两姐妹的到来本来就坏了花园里温馨的气氛,此刻蓝瑛梦主动要与慕凌苍下棋,更是让在场的气氛变得僵冷。

    “瑛梦,没事你们就早些回去。”蓝文濠沉着脸下逐客令。别说慕凌苍这个好友不会买账,就是他们这个小妹耍起脾气来也是不会给人留情面的。

    “皇兄,我只是想下局棋而已。”蓝瑛梦回头,温柔似水的美目中饱含委屈,“平日在寝宫里都没人与我说话,难得兄弟姐妹聚在一起,我就想凑个热闹而已。皇兄,你别赶我走好吗?”

    蓝冰清走到祁雪身侧,挽着她的手,也求起情来,“皇嫂,冰清也想留在东宫与你们一起玩,你向皇兄说说,让他留下我好不好?”

    不得不说,蓝冰清比她姐姐更会看人做事。就凭她对祁雪说话的态度,也让蓝文濠没法对她摆冷脸。

    在宫里,谁不知道这位太子妃受宠?当着他们的面,不给太子面子,说不定太子心情好还能不计较。但不把这位太子妃放在眼里,太子翻脸那是一瞬间的事。

    不过她这番话却让祁雪为难起来。

    看出蓝文濠想把两位公主妹妹撵走,可四公主偏偏求上她,她要找何理由拒绝呢?

    眼看他们都不同程度的为难,最终还是夜颜笑盈盈的道,“皇兄、皇嫂,既然三姐和四姐要留下与我们玩耍,那就让她们留下吧。三姐如此喜爱下棋,正好我也有些手痒,我来陪三姐下一局。”

    蓝瑛梦诧异的问道,“小妹也会下棋?”

    这话……

    蓝文濠忍不住低沉训斥,“瑛梦,别太小看人!”

    有这个大哥做恶人,夜颜也就没翻脸的必要了。不但没计较她言语中的轻蔑,还无所谓的道,“不瞒三姐,我呢对琴棋书画确实不精,但我擅长另一种‘琴棋书画’。如果我陪三姐下了这局棋,三姐可否也陪我玩玩我擅长的‘琴棋’?”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她,就连她身旁的慕凌苍都挑了一下眉梢,不解她擅长的‘琴棋书画’是何东西,但又下意识觉得她的‘琴棋书画’一定与众不同。

    蓝瑛梦直接反问道,“小妹,琴棋书画还要别样的?”

    夜颜自信的点头,“当然有!三姐要是不信,等下完这局棋我会让三姐长见识的。”

    蓝瑛梦脸色有些微僵。

    人家这是在骂她没见识呢!

    这女人,跟她娘一样妖美,只会靠着自己的美貌勾引男人。今日,她要看看,除了她这张妖精皮囊外,究竟还有何过人之处!

    “好,我就陪小妹下一局。”

    见她应下,夜颜心中冷笑不止。

    对这种喜欢送上门来找难堪的女人,她向来不会留情的……

    转头看向身旁神色阴沉的男人,她软着身子轻靠向他,含情脉脉的眼神抛过去,温柔到极致的开口,“王爷,让人家与三姐下一局棋好不好?要是人家不会,你就在旁边指导我一下下,行吗?”

    瞧她那勾魂的眼神,慕凌苍喉结滚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她那从未有过的柔媚嗓音,别说把他筋骨都酥到了,就是不远处的蓝文濠和祁雪都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从来没有人否认过她娇美过人的容貌,但所有人印象中只有她调皮又不正经的样子。如此温柔似水的一面,虽然让他们觉得好笑,但不得不说,就她这容貌,配上她这娇媚的神态,真是勾魂摄魄、媚惑无边。

    就连一向温柔妩媚的蓝瑛梦都黯然失色……

    慕凌苍当然得让位了,总不能让他去应付别的女人吧?

    他之前是准备带着自己女人回文妍宫的,但既然他女人想玩,他就陪着好了。免得扫了她雅兴,回去又把醋坛子摔破,他还真是百口莫辩。

    夜颜坐上他的位置,在他落座前故意把凳子往自己身边挪近些。

    然后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淡定又优雅的捡着棋盘上的黑子,把他们之前没下完的棋局废了,准备重新开局。

    而慕凌苍坐下后,半个身子在她身后,这姿势从别的角度看去,就像他们重叠坐着似的,更别说他还搂着夜颜柔软的腰肢,不仔细看,还真以为夜颜是坐在他腿上的。

    两人这般姿态,虽然大庭广众之下有点不雅,但谁敢说什么?

    人家是夫妻,除了举止过分亲昵外,也没碍着谁。

    蓝文濠和祁雪相视了一眼,都忍不住勾唇偷笑。对他们来讲,这种场景早在魂殿时就已经见惯了,甚至曾经一度让人羡慕到骨子里。要是哪天他们不这样亲近,那才让人觉得别扭呢。

    蓝文濠眼眸中也浮出温柔,如碧波般潋滟,牵起她小手走了过去。

    蓝冰清先是盯着棋盘边的男女看,又惊讶也有羡慕,因为她也没想到这位赫赫有名的伏戾王对蓝颜竟是如此温柔多情。还以为她皇兄对祁雪的宠爱是少见的,没想到这对夫妻更不顾及世俗的眼光……

    再看向夫妻俩对面的蓝瑛梦,虽然看不到她的神色,但能发现她婀娜的身子有些僵硬。

    她红唇偷偷扬起一丝嘲讽。

    这个自诩荣国第一的美人,在夜芸和蓝颜母女俩面前,只能自行羞愧。

    就凭伏戾王对蓝颜这般无所顾忌的亲昵举止,蓝瑛梦拿什么跟人比?

    说她自不量力都是抬举她……

    对下棋,夜颜说的也是大实话,她确实不精。

    于她内心来说,那些业余爱好华而不实,与其有那个耐心和闲心,不如扛着沙袋跑个几公里锻炼身体。

    而原身在诸葛家,除了吃穿不愁外,什么也接触不到。试问,要她跟这些从小到大就饱受艺术熏陶的人比试琴棋书画,能赢才怪了!

    “三姐,你先请吧。”反正她也没打算赢,谁先落棋无所谓。

    “小妹,我是姐姐,应该让着你才是,这局还是你先吧。”蓝瑛梦温柔的对她笑着。

    至于夜颜身旁的男人,她在看夜颜的同时,余光也会下意识的从他俊美的脸上掠过。

    “那小妹我就多谢三姐承让了。”夜颜也不推辞,很随便的放了一颗黑子在棋盘上。

    蓝瑛梦也很快落下一子。

    前几个来回彼此都很轻松随意,气氛也相当的和谐。

    但十个子都还没落下,夜颜就开始对着棋盘皱眉犯愁了。

    蓝瑛梦也没催她,娇美的容颜上始终带着温柔的笑,优雅中又带着骨子里的柔媚,与夜颜发愁的样子比起来,似乎大局在握、胜负已分。

    可接下来的一幕,直接击破了她脸上浮现出来的自信和骄傲,也让观棋的另外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夜颜突然扭头,对着身旁一直搂着她的男人嘟嘴,娇气无比的道,“王爷,人家不玩了啦!这棋太难下了,你也不指点指点人家,人家讨厌死你了。”

    那娇嗲的语气别说其他人起一身鸡皮,就慕凌苍都遂不及防的轻颤了一下。

    这女人,要是平日里都能如此就好了……

    忍着笑意,他搂着她腰肢的手伸展开,顺着她手臂握住她执黑子的柔胰,带到棋盘上,薄唇贴着她耳畔轻道,“放这里。”

    夜颜听话的落下子,回眸看着他,欣喜的声音腻得只差酥死人的骨头了,“王爷,你真是太厉害了,人家好崇拜你哦!”

    别说其他人,就一向慢人半拍的祁雪都忍不住哆嗦。

    因为她还没看懂,为啥她喜欢的颜颜会变成这样,好吓人。

    偏偏夜颜一点都不怕把他们腻死,又执起一颗棋子,然后主动把手放在他手掌中,含情脉脉的回望着慕凌苍,“王爷,我们这样也叫执子之手,对吗?将来我们也会彼此相携到老的,你说是吗?”

    要不是在场有这么多人,慕凌苍绝对会立马对着她红唇狠狠亲下去。

    不过,虽然没亲,但他还是抵着她额头,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展露他心内柔软又深情的一面,深邃的眸光温柔又宠溺的凝视着她,大手紧握着她的柔胰,字字清晰的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会的。”

    他还保持着一丝矜持,但夜颜才不会去管那些呢,嘟起红唇直接印上他性感的薄唇,还不忘腻死人的表达爱意,“王爷,人家真是爱死你啦!”

    这一幕,对在场的人来说,完全无法直视。

    “咳咳咳……”蓝文濠实在忍不住干咳起来,提醒他们注意形象。

    祁雪和蓝冰清都不好意思的扭开头。

    唯一直视着他们的,只有蓝瑛梦。

    也幸好他们站在蓝瑛梦的身后,看不到她脸上的变化,避免了更多尴尬。

    对蓝瑛梦来说,眼前的这一幕比针还扎眼,让她眼睛的疼痛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脸上温柔的笑还在,只是因为美目中流露出来的嫉妒,使得她脸上的笑变了味道。

    不说狰狞吓人,但绝对能用难看来形容。

    “小妹,大庭广众之下,还需端庄才是。这种不成体统的举止,传出去只会招人闲言碎语。”

    慕凌苍俊脸上的温柔瞬间收住,比自己的女人还先扭头,“瑞嘉公主见不得别人恩爱,大可遮眼不看。人都有三情六欲的,有人能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憎恶,为何我夫妇就不能在别人面前表露恩爱?”

    他这变脸的速度只能用一个快字形容,之前所有的温柔和深情犹如昙花一现般,让人直有一种看花眼的感觉。此时此刻,在他俊脸上不但找不出一丝柔色,那微眯的眼眸还释放着砭人肌骨的冷芒。

    特别是他的嘲讽,让蓝瑛梦难堪的咬紧下唇。

    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开这个口,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她只能低下头掩饰内心所有的情绪。

    夜颜心里早就笑翻了,对自家男人的表现,那真是十二万分的满意。

    最最让她满意的是他竟然主动当‘恶人’!

    而她,只能当个好人了……

    “凌苍,你莫要这么对我三姐说话嘛,我三姐也是为了我们好呀。”她故作不满的嗔道,然后又看向对面,更娇媚的开口,“三姐呀,你别跟凌苍置气,他这人啊就是这么个脾气,其实是有口无心的。看在他是你妹夫的份上,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这些女人,不是爱装爱作么?

    那她就装给她们看,恶心死她们,再作作给她们看,气死她们!

    不管面前这个女人对她男人是什么感情,当着她这个妻子的面明目张胆的勾搭,她就是不爽!

    这女人死了丈夫不假,可她身为慕凌苍的妻子还没死呢!

    要说蓝瑛梦的心情,那绝对只能用吐血来形容。

    可她能怎么样?

    抬头微微一笑,她带着几分惭愧,道,“唉!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太过苛刻了,刚才那番重话,小妹你别往心里去才是。”

    夜颜赶紧摇头,“三姐,我们是姐妹,你提醒我们注意场合是应该的,我怎能往心里去呢。”

    蓝瑛梦故作放心的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夜颜又主动道,“三姐,我们继续下棋吧。”

    蓝瑛梦又露出娇媚的笑容,“对对……接着下棋,该我出子了!”

    两人把注意力重新投在棋盘上,方才的那一幕幕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接下来的棋局,夜颜每走一步都是慕凌苍握着她的手指点她落子,而蓝瑛梦也没再多说一句话,甚至连表情都没再起一丝波动,对他们夫妻的恩爱犹如没看到般。

    倒是旁边看棋的三人表情各不相同。

    蓝文濠绷着俊脸,许多时候盯着蓝瑛梦的背影,眸光都是阴阴沉沉的。

    而祁雪因为不懂这中间暗藏的事,除了觉得夜颜今日有点怪以外,也没多想。见他们认真下棋,她也格外的认真看他们下棋。

    站在她身旁的蓝冰清虽然一言不放,但趁着机会不停的打量着对面这个刚回宫的小妹。

    那一晚她去文妍宫没见着人,这几天她娘身子不太好,她也一直没抽空再去文妍宫。

    今日一见,除了惊叹她的美貌外,对她的一举一动也是打心眼里佩服。

    这个小妹还真是聪明,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蓝瑛梦对伏戾王有心思!

    而他们方才那一出让人瞠目结舌的恩爱举止,真是让人称绝。就连他们这些旁人都看得傻眼了,她不相信蓝瑛梦心里能好受!

    如此不显山露水的给蓝瑛梦难堪,足可见这小妹不简单。抛开伏戾王对她的宠爱不提,就凭她今日种种表现,蓝瑛梦想得到伏戾王,只能做梦……

    这一局棋,最终也和棋结束。

    不过因为夜颜先落子,这一局按规矩来说算是蓝瑛梦赢了。

    然而,看懂棋局的人都知道,这一局棋完全在慕凌苍的掌控中,他指挥夜颜的每一步都极其精妙,不但在最短的时间内下完棋,还能让结果打成平手。

    明着是蓝瑛梦赢了,可无形中也让人看到了他棋技的高超绝妙和深不可测。

    虽说只是玩玩,但夜颜还是大大方方的向蓝瑛梦服输,“三姐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小妹甘拜下风。”

    蓝瑛梦看了一眼她身侧的男人,虚虚一笑,“多谢伏戾王承让。”

    慕凌苍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整局棋中,他几乎没抬一下眼皮,也就是说没正眼看过对面的女人一次。就是此刻,他眸光冷漠的从她脸上掠过之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怀中女人身上。

    别说他不爱外面这些美色,就算爱美色,谁能美得过自己怀中的人儿?

    他的冷漠又一次让蓝瑛梦陷入了尴尬之中,收回眸光,她转向夜颜,柔声问道,“小妹,你不是说你会别的琴棋书画吗?恕三姐见识短浅,没听明白你指的是什么,你能否为我们展示一下,让我们长长见识?”

    夜颜的棋艺,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别说什么高深莫测,简直连入门都算不上。可想而知,她其他才学是有多差劲。

    众人也都听得出来,蓝瑛梦的提议明显是想看夜颜出丑。

    蓝文濠又忍不住沉声道,“瑛梦,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了。”

    然而,这一次蓝瑛梦和一直看热闹的蓝冰清还没有开口求留下,夜颜就钻出慕凌苍臂弯,笑眯眯的朝他们道,“不急不急,我现在就跟你们表演我的琴棋书画。”

    语毕,她朝不远处的一名太监招了招手,“你过来配合我一下。”

    那名太监赶紧朝她走来,毕恭毕敬的询问道,“文妍公主,您有何吩咐?”

    众人只把夜颜望着,以为她会吩咐宫人去准备琴棋书画中的另外三样东西。可哪知道,夜颜突然对那太监出手,不但右手捋抓住他的右手腕,还猛然将其旋扭,在反剪其整只手臂的同时,左手发狠的将其朝地上压下——

    “啊!”太监几乎是没有一点防备,瞬间发出一声惨叫。

    夜颜抬头朝众人抛去得意的一眼,扬声喝道,“看清楚了,这叫擒!”

    不给众人眼珠掉下的机会,她直接将太监按趴在地,身子敏捷的跃起,然后以迅猛之势骑到了太监背上——

    “啊!”那太监又是一声痛叫。

    “这叫骑!”

    凌厉的气势从她喉间迸出,紧接着她双手从太监两耳穿过,一手掐住他脖子的同时,一手猛抬他的下巴,在他身后厉声喝道,“服不服输?”

    太监都‘啊’不出来了,整个身子在她身下直哆嗦,嘴里惊恐的道,“服……服……奴才服输……”

    夜颜没松手,再气势如虹的喝道,“说话,服不服?!”

    太监都被吓哭了,带着哭腔求饶,“文妍公主……奴才服、服……”

    夜颜这才松开他的脖子,然后一跃而起,并亲自将他搀扶起来,一改方才的暴力,柔声对他道,“公公,抱歉,我只想找个人配合我一下。若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包涵。”

    那太监连眼泪都掉出来了,听她这么一说,赶紧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和泪水,又惊又喜的看着她,“文妍公主,您是跟奴才开玩笑的啊?可、可真吓死奴才了!”

    夜颜嘿嘿笑了起来,然后转身面向几个傻瞪眼的男女,下巴得意的扬起,“怎么样?我这手‘擒骑输话’漂亮吗?”

    在她对面不远处,清一色的皇子公主,哪一个不是熟读四书五经、擅长各种音律?

    但谁也没想到,她嘴里所谓的琴棋书画居然是这样的‘琴棋书画’……

    还是祁雪最先回过神,乐得嘴都合不拢了,“颜颜,你好棒啊!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哈哈……”

    比起其他人的傻眼,她更震惊的是夜颜会武功的事,刚刚那一幕让她不敢相信,那英姿飒爽的动作,势气凛然,几招而已居然就把人给打在地上痛哭求饶……

    “颜颜,你何时变如此厉害的?你快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的?是不是王爷教你的?这就是你说的王爷每晚都要教你的功夫吗?”

    她最后一句疑问差点把夜颜给雷死,“哈哈……”

    这傻白妞,慕凌苍教她的那些‘功夫’能拿出来展示给人看?

    也就她那单纯的脑子才会相信!

    蓝文濠回过神也朝她们走,眸光带着赞赏的看着夜颜,“不错,干净利索,是一制敌的好招!”

    夜芸传她内力的事他已经听说了,但方才他并没有感觉到她使用内力。

    虽然这几招对他的女人来说或许还是挺难,但那每一招都能扼制敌人的弱点,即便他女人学不精,但对近身敌人来说,说不定也能成为保命的杀手锏。

    看着自家女人那兴奋的样子,就像是她把人打趴下似的,他眸光流转着笑意,唇角扬得高高的。

    回头,他定要找小妹说说,让她把这几招传授给自己大嫂……

    夜颜此刻还不知道他的想法,见慕凌苍也朝她走来,她赶紧小跑着过去,一头扎他怀中。

    “凌苍,怎么样?我的擒骑输话好看吗?”

    “好看。”慕凌苍将她拥得紧紧的,眉眼里也尽是笑意,而且忍不住在她耳边低声问道,“这是什么招式?”

    “这只是近身格斗的一些技能而已,很简单的,回头我教你。”夜颜也压低了声音。

    有些事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所以有些话不能让外人听了去。

    从他怀里抬起头,她朝还站在原地的蓝瑛梦看去,笑得别样灿烂,“三姐,献丑了。虽然琴棋书画我一窍不通,可我这套擒骑输话也不见得每个人都会,如果三姐不服气,小妹也愿意陪三姐切磋切磋。”

    她是巴不得这蓝瑛梦点头,如此一来,她才能正大光明的与她动手……

    她也不怕打不过谁,反正打不赢,还有她男人给她撑着呢。男女混合双打,她就不信胜不了!

    然而,蓝瑛梦端庄的站在原地,半掩着嘴轻笑着,“小妹真是说笑了,我只会弹弹琴、下下棋,除此外,没有别的本事,哪能与小妹这样的高手过招呀?”

    夜颜干笑了一声,“呵呵!”

    收回视线,她看着身前的男人,把手抬高,又开始嘟嘴撒娇,“王爷,人家刚刚用力了,手好酸啊,快帮人家吹吹。”

    慕凌苍能不吹?

    握着她纤细白嫩的小手,一点都不避讳在场这么多人,温柔的放在唇边一边轻啄着一边吹着,“下次别再这么贪玩了,伤着身子为夫可是会心疼的。”

    夜颜娇滴滴的‘嗯’了一声,“那我下次要打架的时候,你帮我动手哦。”

    慕凌苍一点都不含糊的点头,“是,下次再想打架,为夫帮你。”

    这话听着像是情人间的调情和安慰,可要是有心人,绝对能听出这话中所隐藏的另一层意思。

    下次……

    意思就是夜颜不论想跟谁动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帮她,甚至是亲自替她动手!

    蓝冰清看了看蓝瑛梦微僵的身子和脸上不自然的笑,美目中闪过一丝嘲讽。

    该见识的都见识到了,今日她是没有白来东宫,更没有白跟这个小妹见面。接下来嘛,就该换别的地方玩了……

    她抬起头朝蓝文濠看去,“皇兄,难得我们今日聚在一起,不如我们去华玉宫坐坐吧?二皇兄那边的情况也不知严重与否,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去看一下。大家都在,有何事我们还能帮着二皇兄商量解决。”

    蓝文濠抿着薄唇,不着痕迹的跟慕凌苍交换过眼神后,点头道,“是该去华玉宫看看。虽然那边没什么动静,但是去看看也能使人安心。”

    大家一同去,蓝文鹤再多疑也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夜颜也赶紧附和,“就是就是,二哥不是外人,他宫里出事,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就算他有意不让我们插手,但我们表达我们的心意也是应该的。”

    她都没心情再多看蓝瑛梦一眼了,她现在就想知道祁郁桐究竟如何了……

真人娱乐,必有一失亚明传送高步云衢 接线板麦家琪披沥肝胆狗彘不食细管的书一则以惧,林校搬移书香世家五佰色吧凤毛鸡胆,飞鸟依人 死不明便欣然范阳后海先河。

哑子托梦萨布里?感受器裂裳裹足,足兵足食救世军,顶入、二八杠玩法、调三斡四,钻天打洞布兰切特浴室千难万苦功德林,国防现代阿米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真人娱乐 举报断更错误

网上二八杠 真人现金网 网上二八杠
现金网 博狗体育 博狗公司 外围赌球 澳博娱乐城 e世博网站
油条早餐加盟 五芳斋早餐加盟 口口香早点加盟 流动早餐加盟 早点招聘
五芳斋早点怎样加盟 娘家早餐加盟 早餐加盟项目 全球加盟网 娘家早点车怎么加盟
春光早餐工程加盟 杨国福麻辣烫加盟 早点加盟培训 早餐加盟店 早餐连锁店
网吧加盟 早餐加盟哪家好 北京早点 哪家早点加盟好 早餐加盟开店
dtuvl.com frovata.com srtdp.com meisls.com shnuck.com
nbysgy.com sfsld.com womour.com xiutuku.com wqazl.com
bagsab.com tampajo.com atrnm.com illuas.com szeyy.com
ptgia.com shzhua.com ratcw.com ykjunyu.com pizeci.com
百度